瞳懂w66夥源厙桴

峈賸佸鬩虮Ё欃躁м葝善街じ奀ㄛ坴腔氻赽眒冪挳賸ㄛ筍佽れ趕懂甡遙轀百案耤

  • 痔諦溼恀ㄩ 560232
  • 痔恅杅講ㄩ 988
  • 蚚 誧 郪ㄩ ぱ籵蚚誧
  • 蛁聊奀潔ㄩ2019-11-21 09:47:04
  • 珋六桽瞿
跺佷羷

編按:人類對於星空的想像與探索從未止步,而「冥王星任務」可算是NASA有史以來最完美又省錢的計劃,在預算僅四億元的要求下,數學家與物理學家突破瓶頸:在地球跟冥王星對齊的那一年,NASA先將飛行器拋向木星,再用木星把飛行器加速拋向冥王星,十年內就可抵達目的地……然而,2015年美國國慶日,負責冥王星計劃的主持人艾倫.史登的手機響了起來--整整九年未曾斷過聯繫的太空船新視野號,卻在終於要飛掠冥王星的前十天與NASA失聯,這代表長達十四年的計劃可能付諸流水……《冥王星任務:NASA新視野號與太陽系盡頭之旅》(台灣時報文化出版)正是冥王星探測任務最權威的記錄,無論是太空學者的熱忱、爭取計劃經費的艱困,甚至是NASA內部的權力角逐……種種不為人知的內幕在計劃主持人艾倫•史登與科學作家大衛•葛林史彭的筆下一一呈現。本版節選部分,帶讀者們重訪2015年那個歷史性的轉折時刻。■文:艾倫•史登、大衛•葛林史彭 節選自《冥王星任務:NASA新視野號與太陽系盡頭之旅》(鄭煥昇譯,時報文化出版)二○一五年七月四日,星期六的下午,航太總署的「新視野號」冥王星任務負責人艾倫.史登人在距離新視野號計劃任務控制中心不遠處的辦公室裡。他星期六也沒休息,但工作到一半,電話鈴聲突然響起。他不會不知道這天美國國慶放假,但對他來講,這天真正的意義是「飛掠冥王星前十天」。新視野號,這個他投入了前後十四年的飛行器任務,如今只剩十天就要達成目標,將要與人類探索過最遙遠的系內行星面對面。那天下午,一如往常埋首公務的艾倫,正忙蚅w劃飛越冥王星的各項事務。進入任務的最後衝刺階段,他已經習慣睡少工作多,但那天他又特別比平常更早起,半夜就進到了任務指揮中心。他趕這麼早,是為了把大量的電腦指示上傳給飛行器,這些都是新視野號即將飛掠冥王星時不可或缺的導航資料。這一大包待傳的指令資料,代表的是近十年的努力心血。而那天早晨,已經以無線電波送出這些指令,現正以光速在追趕新視野號。至於冥王星,新視野號不斷接近當中。看了一眼響茠漱熅驉A艾倫對來電的人是葛倫.方騰(GlenFountain)有點吃驚。葛倫長年擔任新視野號任務的計劃經理。艾倫對葛倫此時來電,心生一股寒意,因為他知道住附近的葛倫今天休假在家。葛倫不是應該為了即將到來的重頭戲養精蓄銳嗎?他這時打電話是所為何來?無論如何,艾倫先接起了電話。「葛倫,怎麼了嗎?」「我們跟太空船失聯了。」試圖連線艾倫一抵達偌大、幾乎沒有對外窗的辦公大樓,也就是任務指揮中心的所在地,他首先停好車,把負面的念頭統統轟出腦袋,然後便進門開始幹活。新視野號的任務指揮中心,完全符合一般人對於太空飛行器控制中心的想像。只要你看過《阿波羅十三號》或其他的太空電影,你就知道那是一幅什麼樣的光景:發茈的巨型投影銀幕牆,是室內最搶眼的陳設,至於橫在銀幕牆前的控制台,則是一排接茪@排、正常大小的電腦熒幕。艾倫拿胸章在大樓的門禁處掃描了一下,進到了任務指揮中心。在中心內部,他第一眼要找的就是艾莉絲.波曼,計劃中冷靜又極幹練的十四年老鳥。艾莉絲的職稱是任務指揮經理(MissionOperationsManager,簡寫為MOM),她的外號「老媽」就是這樣來的。艾莉絲帶領的任務控制團隊有兩項職責,一個是負責維繫與太空船的通訊,一個就是太空船的控制。艾莉絲正與一小群工程師跟任務指揮專家在某台電腦熒幕前圍成一圈。他們正在商討機宜,而那台電腦熒幕上顯示茪@則令人怵目驚心的訊息:無法鎖定。未知的恐懼在訊號喪失的當時,他們已知太空船經設定、要同時處理好幾件事情,而這可能讓主電腦程式處於較大的壓力下。或許,他們推測,新視野號的電腦發生過載。在任務指揮中心之前的演習當中,同一組任務並未對任務模擬器上的同型電腦造成問題,但也許太空船上的實際狀況,與模擬中的情況並未完全相仿。他們推測若船上的運算負荷果真過重,那電腦可能自行決定重開機。另外一種可能,是船上電腦可能察覺到有問題發生,所以決定自行關機,決策權自動轉移到備用電腦上。不論是上述兩者中的哪一種情形,都算好消息,因為那意味虓s視野號還活荂A而且問題是可以處理的。不論是哪一種狀況,都代表新視野號已經重新甦醒,而且已經用無線電回報現況給基地。只要這兩種推測有其一是正解,在太空船自動完成初始回復步驟後的一到一個半小時內,他們都可望收到「飛鴿傳書」。艾莉絲與她的團隊看來有信心,問題就是二者之一,而想到他們已經控制新視野號的飛行這麼多年,艾倫選擇相信他們。但萬一新視野號音訊全無──接下來的一個半小時後非常關鍵──那就代表他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而非常有可能永遠也不會有人知道。訊號鎖定第一次世界大戰曾經傳下來一種形容戰爭的說法,他們說戰爭就是「百無聊賴好幾個月,然後恐怖至極好幾個瞬間」。同樣的說法,也完全可以套用在長程太空任務上。因為等待新視野號傳來佳音的那一個小時,感覺非常之漫長,而且老實說也非常之可怕。然後,解脫終於到了:午後三點十一分,也就是與飛船失去聯繫的一小時又十六分鐘後,訊號到了,新的訊息出現在任務控制中心的電腦熒幕上:「訊號鎖定」。艾倫深吸了一口氣。工程師的假說,顯然是正確的。太空船又開口跟他們說話了,這場比賽又有救了!好吧,這場比賽有救了,但還是落後很多。他們得卯起來趕進度,太空船才能回歸飛越冥王星的時程。當務之急是新視野號得脫離「安全模式」──太空船在偵測到問題後,就會進入這個模式,而在這個模式裡,會關閉所有非必要的系統。但新視野號要重回飛越軌道,脫離安全模式只是各種工作中的冰山一角。去年十二月以來,所有小心翼翼上傳的電腦檔案,都是支援探索所需,在飛越作業前全得重傳一遍。正常情況下,這會是好幾個星期的工作量,但這會兒沒有幾個星期,他們只有十天。十天後就是新視野號正式抵達冥王星的日子,三天後就要對冥王星展開近距離的資料蒐集,屆時要完成所有最重要的科學觀測。將太空船拉回正軌波曼跟她的團隊立馬動工,而這果然是一項艱鉅的任務。太空船跳出安全模式後,他們得下指令,讓新視野號從備用電腦轉回由主電腦控制──這是他們第一次不得不這麼做。再來他們得重建、重傳飛掠過程中需要的所有支配檔案。而且傳給新視野號之前,必須在任務的模擬器中完成測試,先確認其效果。一切流程都要完美無缺:那怕是缺了一個檔案,或是版本不對,他們辛苦了這麼多年,就可能名存實亡。時間滴滴答答在走。近距離飛越的第一批科學觀察──處於任務核心的最關鍵觀察──即將在距離冥王星六點四天、也就是星期二展開。這個六點四天的設定,是根據冥王星一天的長度,也就是它完整自轉一圈的時間。換句話說,我們要是想在飛離前掌握冥王星的全貌,星期二是最後的機會。要是新視野號不能在那之前回歸原訂的時間線,就注定我們會跟很大一片冥王星的表面緣慳一面──永永遠遠。在那之前,太空船能拉回正軌嗎?艾莉絲跟她的團隊擬定了計劃,他們覺得這是辦得到的──前提是在即將展開的馬拉松式復原工作中,不眠不休的他們不要遭遇到新的問題,也不要自己犯錯來製造問題。真的辦得到嗎?還是他們會功虧一簣?艾倫那日下午曾說,你如果是這個任務團隊的一分子,並且之前沒有宗教信仰,那你在這個點上也應該開始求神拜佛了。時間會公佈答案,我們總會知道結果。但在那之前,先讓我們來說說新視野號計劃一路向前、又如何來到這一天的故事。

恅梒煦濬

垓臻或ㄗ768ㄘ

恅梒湔紫

2015爛ㄗ989ㄘ

2014爛ㄗ414ㄘ

2013爛ㄗ537ㄘ

2012爛ㄗ719ㄘ

隆堐

煦濬ㄩ 笢弊冪撳厙匟昹

瞳懂w66忒儂軓氈ㄛ崨煤爵佽ㄛ笢弊腔楷桯傖憩鍔匊囃縑ㄖ@者:布蘭登.山德森譯者:彭臨桂出版:奇幻基地奇幻界最高榮耀雨果獎得主布蘭登•山德森全新科幻力作。「我」居住的這個星球叫作「狄崔特斯」,它被數層古老、龐大的太空廢棄物所環繞,時常遭受外星生物克里爾人的死亡轟炸攻擊。為了避免被滅絕的命運,人類避居到地下洞穴,並且組織了名為「無畏者」的戰機武力,努力防禦、試圖反擊。九年前,一場史詩般的戰役讓人類取得了超乎預料的勝利,卻奪走了爸爸的性命,並且讓他留下「懦夫」的惡名--但「我」從不相信這是事實。從此之後,「我」在懦夫之女的名號下成長,受盡他人的歧視眼光與言語欺凌,而「我」決心反抗到底。「我」要飛上天際,證明自己的勇敢,然後摘下那些星星!當「我」無意間發現那艘古老殘破的飛艇時,「我」知道,夢想就在眼前......陝爵桶尨ㄛ除摯詢僅笭弝楷桯勤貌壽炵﹝徐庶3.11補選在即,反對派推出的3名候選人范國威、姚松炎、區諾軒,其實都是隱性「港獨」。但他們知道,明火執仗搞「港獨」會被DQ,於是採取「變色龍」手術,變成所謂「本土自決派」,招搖撞騙。他們學台灣民進黨,首先說自己是獨立族群,有獨特文化,是「香港人」而不是中國人,還虛晃一槍,他們不認同「民主回歸」,也不認同「港獨」,要走「第三條路」,搞「民主自決」。為了達到「自決」的「暗獨」目標,「自決派」使用兩面派手法,一邊說擁護基本法,但實際上堅決反對基本法,因為他們要魚目混珠,務求入閘,取得補選的參選資格。最典型的「人版」,就是區諾軒。在選舉論壇上,區諾軒被陳家珮質問,是否擁護基本法,他居然說當然擁護。陳家珮有備而來,立即出示了一張新聞照片,是區諾軒在2016年11月2日抗議人大釋法示威中焚燒基本法。區諾軒當場撒謊,連續兩次否認照片中人是自己。其後陳家珮說出時間、地點,區諾軒見無可抵賴,才不得不承認。區諾軒口是心非,披上「獨立候選人」的外衣,嘴巴說擁護基本法,不過想成為候選人,並且騙取選票。為掩藏「港獨」的面目,區諾軒雖然是「香港眾志」周庭的「PLANB」,但他刻意與「眾志」拉開距離,因為「眾志」的政綱不僅鼓吹「自決」,更表明「以香港本位,抗擊天朝中共和資本霸權」,明顯抵觸基本法第一條,「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第十二條「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享有高度自治權的地方行政區域,直轄於中央人民政府。」區諾軒不能和「眾志」切割區諾軒能和「眾志」切割嗎?不能。他是「眾志」的幕後軍師,「眾志」的政綱區諾軒有份出謀劃策。此次補選,周庭被DQ,區諾軒取代周庭出戰,沒有引起反對派內部的任何非議,因為他們本來就是一夥。「佔中」失敗後,2015年出版的《香港革新論》,被視為是「港獨」宣言。在這本書中,區諾軒發表題為《建制派如何在選舉屈機?--從區議會到立法會的選舉操控》的文章,當中提出「只要有充足準備,一定程度的資源投放,加上泛民各派願意攜手合作,在地守護大大小小的社區,我們才能度過漫長的黑暗」,他主張是「革新保港,民主自治,永續自治」,希望在「民主回歸論」和「獨立建國論」以外,建構香港前途的「第三種想像」。2016年,區諾軒又在民主黨內部發起「香港前途的決議文宣言」,強調要「香港我城,自治傳承」;「香港人民,內部自決」;「主體意識,核心價值」;「多元爭取,政治革新」;主張進行「議會抗爭、佔領、抵制、罷工、罷課、罷市等等──能夠凝聚大多數香港人民的認同,應該是爭取政治革新的主流方法。」這份所謂《香港前途決議文》是抄襲民進黨的《台灣前途決議文》,兩者都主張「本土公投自決」。涉及主權的公投,必然挑戰國家主權,與基本法相違背。區諾軒反對人大常委會「8·31決定」,要搞「公民提名」、「公民投票」,「港獨」居心暴露無遺。人大常委會就基本法104條進行釋法,強調公職人員要擁護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區諾軒在公開場合焚燒基本法。這些表現足以證明,區諾軒決不會擁護基本法,更不會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區。

桲悕侂扜阰模腔腑輓賸﹜萇礿賸ㄛ硐猁跤坻湖珨跺萇趕ㄛ拸蹦嗣俀ㄛ腕善腔蚗堈岆饒曆蠍冼瑄怳妗腔※羶恀枙ㄛ扂蠅鎮奻善ㄐ§珨棒ㄛ等弇8瘍鼠唲瞼珗爵12萸酘衵芼銓ㄤ蝤牯淥貌諉善韜鍔綴ㄛ蕾撈裒萼珋部ㄛ峈祥荌砒蛂誧菴媼毞淏都蚚萇ㄛ坻樵隅蟀珗輛俴Ш党﹝瞳懂w66夥源厙桴人生如果是成績表,陳美齡的這一張,一定是A+,很漂亮。絕對是被上天眷顧的人,她天生有一副好皮囊,加上一張嘴就動人的嗓音,光是這些先天的條件,陳美齡已經是人生的資優生,「拿了一手好牌」。無數本暢銷書陳列在書店裡,陳美齡卻笑說:「雖然我是個很高產的作者,但現在最喜歡翻翻自己幾十年前寫的詩集,都是些少女情懷,我會笑,覺得自己寫得很可愛、很有趣。」三個兒子長成與她站在一起已宛如家長一般的大人,她卻仍然如同一個少女,光是這一點,便教人艷羨她的人生,更何況,他們還都能媲美她的優秀。■文/攝:香港文匯報記者胡茜獨立女性的野蠻生長儘管眼前的陳美齡舉止儀容都充盈茪擖誘k性的溫婉,但她仍是在香港度過了吸收力最強的少年時代,骨子中有香港女孩的好強與獨立,這種韌性在她身上很難改變。悉數陳美齡的履歷,以「美齡現象」最值回味,在這之後,她對女性權益產生了濃烈的興趣。「母親」與「工作」這兩個詞語,毫無衝突與矛盾,但在彼時的日本社會就如和尚吃肉一般,是一件既貪心又出格的事情。彼時的陳美齡形成了自己對女性在這個社會的第一步認知:即便暫時無法改變世界,但先別讓世界改變了自己。「香港對女性的包容在華人社會中已經算是很幸運了。」陳美齡說。在經濟飛速發展的七十年代,香港的工作空缺為當時的女性提供了不少機會,讓她們在職場上擁有與男性相同的地位與資源。得益於這段歷史,幾十年過去了,香港女性不僅在職場,甚至是政壇,亦都能夠擁有與男性比肩齊聲的位置。「在日本的全職主婦並不僅僅是說不工作的太太,而是『專業的主婦』,這種主婦的職責和技能是可以媲美職業化女性。」儘管生育是如此自然的事情,但是一旦成為了母親,無論是身邊人抑或整個社會,對女性的標籤絕對會大筆揮上這麼一下。凡事做到極致的日本社會,無法苟同美齡希望同時做到兩種身份的野心,她想,要改變這個社會,就得改變下一代,教育便成了問題的核心。關於女性的身份認同、關於切身的夢想、關於教育下一代,陳美齡一直在野蠻生長,像薔薇一樣長出倔強的枝角,變成內心充沛的跨時代女性。作為忙碌的職業女性,陳美齡有兩件事不願假手於人,一是照顧自己的三個兒子,二是煮飯。媽媽的飯大概才是家,成年長大的孩子回到家吃到熟悉的味道,會立刻猶如坐上時光機,回到小時候。陳美齡認為自己是個「兼職主婦」,家務事不太擅長,但她十分自傲地說:「我煮飯很棒!」儼如一位美食作家做自我推銷。遠見中培養「未來人」在高位中退下火線的故事很多,陳美齡的這一件算不上太奇情,但能將興趣逐漸發展出傲人事業,不得不叫人稱讚。「最難的是改變自己的思維。」寫教育書,陳美齡不是抓蚥牧怐漱漹虴A做一二三,她覺得家長自己的觀念才是至關緊要,「現在很多家長對『精英』的認知仍然是教育當下的『精英』的定義,但其實我們現在是應該培養『未來人』,不需要全面的優秀,而是專才。」在最新出版的教育書《30堂家長必修課》裡,她為自己的引言命名為《二十年後,孩子將面對怎樣的世界》,足見她對教育的遠見的重視。做家長容易變成「近視」,不妨戴上眼鏡去看看未來的世界,看一下那個世界需要什麼樣的人,拘泥於目前這個世界需要的成就便容易形成短視。「要很有勇氣才行,」改變自己的思維不是一件易事,尤其是在一錯便沒有回頭路的成長中,「父母應當給予自由,但自由二字代表的首先是『自己』,知道自己的目的在哪裡,才可以放手讓他們去做決定。」她認為培養並不等於要逼迫子女,在有一定約束下的引導是父母的必修課。「我不會去強迫子女的意願,例如很多人會覺得過早的戀愛會耽誤學業,但我認為愛人是很重要的。」陳美齡希望自己的子女首先是一個懂得愛的人,「愛人這件事沒有錯,相反是比考一百分更重要的能力。有錯的只是談戀愛的方式或對象,這個時候只需要去矯正和引導。」婚姻幸福的她有自己的一套,「遇到好的戀愛的時候,你是不會沉迷的,戀愛不是『消磨』,反而兩個人會像擁有四個人的力量。」這種特有的「日式」鼓勵,在陳美齡身上能夠輕易捕捉到,這大概是日籍丈夫金子力,與她一同在人生中烙下這「四個人的力量」。屬於自己的知識能量白髮戴花君莫笑,歲月從不敗美人。人生的際遇實在一言難盡,如同海水不是一直上下起伏,也不是一直朝茪@個方向流,橫向縱向運動在同時進行。陳美齡不覺得自己是一個「成功」的人:「每個人對成功的定義都不一樣,我覺得自己的成功來自於我的一生很快樂。」14歲時那個站在舞台上的小女孩,大概無論如何也想像不到,多年後自己會如此坦然地對自己的人生有個這樣的註解,但她還是平靜地消解了對自己的困惑,「我現在會接受自己人生出現的任何意外,懂得不要抗拒突破,接受命運。」「很多年前,我在內地辦簽名會,當時很多家長一個接一個來問我關於子女的教育,」陳美齡表情生動地描述自己彼時的心情,「那一刻我突然意識到,原來我真的有答案。」她忽然明白了多年前父親告訴她「只有知識永遠是屬於自己的」,如同她自己在書中寫道的:「有知識和信心,不安就會消失」。在陳美齡身上你看不到一個年過六十的人常有的疲態或坦然,她仍舊保留茪@雙好奇的眼睛,像個隨時會蹲下來看螞蟻搬家的孩子,「人的知識不一定越大越豐富,每個人生階段的光譜不同,我會很願意跟年輕人學習。」這是她的生命歷程與知識密度帶給她的寶藏。「無論幾歲都好,都可以找到新的自己。」

§悝埜隸佷歇婓捩暮掛暮狟賸涴欴珨曆趕﹝醴ヶㄛ冪蚳模珋部嗣揭蕉舷ㄛ眒毓阱禠毀撘胱邿怩校憊羋姿袀繺鹹薦朗斯堧盈樓踡芢輛馱最膘扢﹝峈賸佸鬩虮Ё欃躁м葝善街じ奀ㄛ坴腔氻赽眒冪挳賸ㄛ筍佽れ趕懂甡遙轀百案耤皊梅庈蛂膘擁懇窀陲褪酗賡庄ㄛ侐捶吽睿皊梅庈蛂膘窒藷郪膘賸滇挌假度曾齥汝掬鑑樼憌炮埸諺椿痵獺Ⅴ蚚腔忳婐誧ㄛ垓膩符鬚醽蹅椋掠累繭耤

堐黍(958) | ぜ蹦(163) | 蛌楷(512) |

奻珨うㄩ瞳懂橾齪w66

狟珨うㄩ瞳懂w66狟婥

跤翋佹譪覆性笛敦氿﹚~

啞啋2019-11-21

庣痝褉疤驤珨欴ㄛ滄俴悝埜鎮豌迵諒夥珨肮腎奻賸ぐ椎腔滄儂ㄛ賑矧ㄛれ滄﹝

酗譴瓮鼠假窒藷婓邧碩淜腔跺假离萸煦梗扢离賸※梛囑劑昢弅§ㄛ藩跺※梛囑劑昢弅§ヶ攷蕾珨醱絨よㄛ絨膘竘鍰寰婐ㄛ絨膘苀喉с昢ㄛ※減れ§賸峎誘婐⑹扦頗窏唗恛隅腔す假陓陑﹝

鎮皞痀2019-11-21 09:47:04

挕ん蚾掘佽隴抎奻腔燴蹦猁⑴﹜統杅硌梓砫岆蝝芊

昄鰫鏗2019-11-21 09:47:04

踢淏塋佽ㄛ踏爛岆陳笢膘蝠70笚爛睿陔笢弊傖蕾70笚爛腔邧炰眳爛ㄛ陳源堋肮笢源珨耋ㄛ撼俴嫘滓奧轄腔④蛅魂雄﹝ㄛ§蜆藏鍰絳佽ㄛ植2017爛羲宎ㄛ汜婓陔岍槨﹜酗衾陔奀測腔※00綴§羲宎懂善濂茠﹝﹝瞳懂w66夥源厙桴婓擒蟢薱Я6鼠爵腔珔ざ游ㄛ珨揭衄覂撓啃爛盪妢腔郅庌跁檖柲竘賸湮模腔醴嫖﹝﹝

毞華軞赽2019-11-21 09:47:04

郭中行資深評論員特區政府決定暫緩《逃犯條例》修訂,已經回應了市民以及反對派的訴求。反對派以反修例為名挑動這場風波,特區政府已經暫緩修例,顯示出最大誠意,反對派根本沒有理由繼續糾纏下去。可惜恰恰相反,反對派至今不但未有收手之意,更再次發動遊行,甚至反口挑動「三罷」(罷工罷課罷市),反對派政黨繼續動員,激進派繼續搞事,在遊行當晚更發生了「第三次佔領」。這說明什麼?說明反對派愈來愈得寸進尺,說明反對派挑動這場風波,根本不是為了修例,更說明反對派不亂港不會收手。善意、對話、溝通、包容,必須是雙方有誠意才能達成,現在反對派根本無心溝通,應對反對派的步步進逼,特區政府及建制派不能存有任何僥倖心理,現在更需要團結一致反制反對派的攪局,讓市民看清反對派的禍港面目,看清楚反對派政客不過是把市民當作其謀取政治利益的「踏腳石」。反對派得寸進尺提出荒謬訴求6月16日的遊行,其實是一場沒有必要的遊行,原因是修例已經暫緩了,風波理應告一段落。然而,反對派卻利用一場意外大作文章,誤導市民繼續上街。他們更提出多個在任何國家及政府都不可能接納的訴求,包括什麼追究警方、不檢控違法分子等等。全世界任何一個政府,包括英美政府,都不會因為政治原因而在法治上妥協,違法就要檢控,不論持什麼政治理由。違法暴力的示威者,沒有「免罪金牌」,這是所有法治地區的應有之義。至於追究維護法治的警方,更是荒天下之大謬,執法成被告,暴徒竟無罪,將來誰來捍衛法治?誰來維護香港的社會秩序?反對派的訴求放在全世界,都不會被政府接納。然而,反對派堅持提出這些荒謬絕倫的訴求,為了什麼?為的是獲得一個煽動市民上街、讓一小撮暴徒搞事的「保護傘」。反對派就是要讓風波持續下去,直到「七一」,直到11月區議會選舉,讓反對派大小政棍可以分食「人血饅頭」。所以他們根本不會收手,而且會將風波不斷炒作。昨日,因入獄而「錯過」了這場風波的黃之鋒出監。為了追回他失去的時光,黃之鋒連家人都不見,急不及待趕到金鐘,煽動示威者繼續發起衝擊,要將行動不斷升級。在黃之鋒的鼓動下,本來在立法會示威區聚集的人士,隨即改到特首辦包圍,職工盟及後亦出發前往特首辦,參與包圍行動。示威者更再次「佔領」龍和道西行線,令現場交通大受影響。在包圍期間,一班反對派政客如區諾軒、朱凱Y及范國威之流,則繼續在現場「抽水」煽動,令到暴力衝擊再次爆發。特區政府的暫緩決定,得不到反對派的善意回應,反對派完全沒有收手之意,仍在得寸進尺,所以黃之鋒才會一出獄立即搞事、升級行動,目的就是要向主子顯示其亂港價值,要搶回「民陣」及一眾反對派頭上的「光環」。要把香港搞得無法管治在這樣的形勢下,反對派政客各懷鬼胎,外部勢力仍然拒絕收手,不論政府再怎麼回應,幾可肯定,反對派都不會「收貨」。因為,他們要的不是訴求,而是要把香港搞得天翻地覆、無法管治。明白到這一點,就會明白與反對派示好,只是與虎謀皮,政府及建制派要爭取的是廣大市民的支持,爭取中間市民的理解,對於反對派的攪局搗亂,理應依法制止。「以地事秦,猶抱薪救火;薪不盡,火不滅。」建制派應有定力和信心,反對派繼續搞下去,只會愈來愈孤立,最終重蹈非法「佔中」慘敗的覆轍。ㄛ甄隴踢頗獗奀婓釱﹝﹝砢ヶ捄褶善菁捄妦繫ㄛ捄嗣壅ㄛ捄善妦繫最僅ˋ暮氪旮貒蕙窐﹛〨訇韥蛬壽睿價脯窒勦扆梑湘偶﹝﹝

扠隴噹2019-11-21 09:47:04

徐庶3.11補選在即,反對派推出的3名候選人范國威、姚松炎、區諾軒,其實都是隱性「港獨」。但他們知道,明火執仗搞「港獨」會被DQ,於是採取「變色龍」手術,變成所謂「本土自決派」,招搖撞騙。他們學台灣民進黨,首先說自己是獨立族群,有獨特文化,是「香港人」而不是中國人,還虛晃一槍,他們不認同「民主回歸」,也不認同「港獨」,要走「第三條路」,搞「民主自決」。為了達到「自決」的「暗獨」目標,「自決派」使用兩面派手法,一邊說擁護基本法,但實際上堅決反對基本法,因為他們要魚目混珠,務求入閘,取得補選的參選資格。最典型的「人版」,就是區諾軒。在選舉論壇上,區諾軒被陳家珮質問,是否擁護基本法,他居然說當然擁護。陳家珮有備而來,立即出示了一張新聞照片,是區諾軒在2016年11月2日抗議人大釋法示威中焚燒基本法。區諾軒當場撒謊,連續兩次否認照片中人是自己。其後陳家珮說出時間、地點,區諾軒見無可抵賴,才不得不承認。區諾軒口是心非,披上「獨立候選人」的外衣,嘴巴說擁護基本法,不過想成為候選人,並且騙取選票。為掩藏「港獨」的面目,區諾軒雖然是「香港眾志」周庭的「PLANB」,但他刻意與「眾志」拉開距離,因為「眾志」的政綱不僅鼓吹「自決」,更表明「以香港本位,抗擊天朝中共和資本霸權」,明顯抵觸基本法第一條,「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第十二條「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享有高度自治權的地方行政區域,直轄於中央人民政府。」區諾軒不能和「眾志」切割區諾軒能和「眾志」切割嗎?不能。他是「眾志」的幕後軍師,「眾志」的政綱區諾軒有份出謀劃策。此次補選,周庭被DQ,區諾軒取代周庭出戰,沒有引起反對派內部的任何非議,因為他們本來就是一夥。「佔中」失敗後,2015年出版的《香港革新論》,被視為是「港獨」宣言。在這本書中,區諾軒發表題為《建制派如何在選舉屈機?--從區議會到立法會的選舉操控》的文章,當中提出「只要有充足準備,一定程度的資源投放,加上泛民各派願意攜手合作,在地守護大大小小的社區,我們才能度過漫長的黑暗」,他主張是「革新保港,民主自治,永續自治」,希望在「民主回歸論」和「獨立建國論」以外,建構香港前途的「第三種想像」。2016年,區諾軒又在民主黨內部發起「香港前途的決議文宣言」,強調要「香港我城,自治傳承」;「香港人民,內部自決」;「主體意識,核心價值」;「多元爭取,政治革新」;主張進行「議會抗爭、佔領、抵制、罷工、罷課、罷市等等──能夠凝聚大多數香港人民的認同,應該是爭取政治革新的主流方法。」這份所謂《香港前途決議文》是抄襲民進黨的《台灣前途決議文》,兩者都主張「本土公投自決」。涉及主權的公投,必然挑戰國家主權,與基本法相違背。區諾軒反對人大常委會「8·31決定」,要搞「公民提名」、「公民投票」,「港獨」居心暴露無遺。人大常委會就基本法104條進行釋法,強調公職人員要擁護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區諾軒在公開場合焚燒基本法。這些表現足以證明,區諾軒決不會擁護基本法,更不會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區。ㄛ瞳懂w66夥源厙桴§燭羲笢膘絢腔ヶ珨珗ㄛ暮氪呴隸酗恅珗挐﹝﹝陳珅悝汜遜嗣棒婓笢弊撼域腔※犖逄Э§岍賜湮笢悝汜笢恅掀笢鳳腕蚥祑傖憎朼祫軞樵夢濂﹝﹝

啞坒獶2019-11-21 09:47:04

婓蚺捄等弇腔蚾掘蕉瞄笢ㄛ15靡悝埜偌桽跪赻蚳珛ㄛ煦汃善跪跺蚾掘怢桴ㄛ③冪桄猿蜓腔蚺華夥條絞※翋蕉夥§ㄛ珨勤珨蕉瞄﹝ㄛ作者:布蘭登.山德森譯者:彭臨桂出版:奇幻基地奇幻界最高榮耀雨果獎得主布蘭登•山德森全新科幻力作。「我」居住的這個星球叫作「狄崔特斯」,它被數層古老、龐大的太空廢棄物所環繞,時常遭受外星生物克里爾人的死亡轟炸攻擊。為了避免被滅絕的命運,人類避居到地下洞穴,並且組織了名為「無畏者」的戰機武力,努力防禦、試圖反擊。九年前,一場史詩般的戰役讓人類取得了超乎預料的勝利,卻奪走了爸爸的性命,並且讓他留下「懦夫」的惡名--但「我」從不相信這是事實。從此之後,「我」在懦夫之女的名號下成長,受盡他人的歧視眼光與言語欺凌,而「我」決心反抗到底。「我」要飛上天際,證明自己的勇敢,然後摘下那些星星!當「我」無意間發現那艘古老殘破的飛艇時,「我」知道,夢想就在眼前......﹝蚐泬弇衾瓊瓊資族ㄛ遠噫坋煦潸賴ㄛ馱釬潠等豫孲ㄛ筍甃恲鬋鯦寣什芨侒斐衱俷珛蝌侇僆殿釋窏丑ㄐ

ぜ蹦祜
③腎翹綴ぜ蹦﹝

腎翹 蛁聊

ag遠捚萇赽夥源厙桴假袗狟婥 遠捚粗き腎翹轎煤狟婥 郔陔ag厙桴し彆唳狟婥 韓郬軓氈部腎翹狟婥厙硊 遠捚ag忒儂諦誧傷app轎煤狟婥 郬韓d88華硊 韓郬軓氈導唳忒儂唳轎煤狟婥 ag遠捚よ耦泆諦誧傷轎煤狟婥